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特战兵王传奇

第二百六十章 排长班长

特战兵王传奇 湘南明月 4015 2019-10-16 13:59

 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《www.szsmky.com 无弹窗小说网》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!

   他现在就又看着大家说,‘你们可听好了,你们这一次的班长不是王大远,而是周军。我给你们配备了一个排长。你们感觉怎么样。’

   一听连长这样说,郑力宏和孙风还有李亚伟和赵虎他们就全都瞪大了眼睛。毕竟,他们怎么也想不到,连长会给他们安排一个排长来带领他们训练。

   ‘排长,是那个排长?’郑力宏听了连长的话,禁不住就问了一句。

   孙风和李亚伟还有赵虎他们也都是一样。一听连长这样说,也都是一脸不解地看着连长。想知道连长说的这个排长到底是谁。

   胡一兵现在就又看着大家说道,‘我给你们安排的排长是我们连队最优秀的排长,就是一排长周军。你们感觉怎么样。’

   郑力宏他们一听连长这样说,一个个就都是非常吃惊了。毕竟,他们也想不到,连长会让周军来亲自带他们呢!要知道,周军可是全连最优秀的排长。这事,他们新兵们也都是有所耳闻的。关于周军的传奇故事,在侦察连那也是人人皆知的。

   ‘好不错,我们当然愿意让周排长带我们了。’郑力宏听了连长的话,虽然感觉有些吃惊。不过,他还是愿意接受这样的安排。毕竟,一个优秀的排长来给他们当班长,那是多么自豪的事情。

   ‘行,那你们在这里等着,我去叫一下周排长。让他来给你们安排一下,你们这一个星期的集训生活。’胡一兵说完,就走出了会议室。

   当胡一兵离开后,郑力宏他们就又开始议论起来。

   ‘我草,让周排长当我们的班长,那我们是不是会更加的辛苦。听说这个周排长,那可真的是太严厉了。’郑力宏看连长出去了,就又这样说道。

   ‘可让周排长当我们的班长。那我们的训练水平才会提高的很快吗!有这么优秀的排长降级来当我们的班长,这是我们的荣幸。’赵虎听了郑力宏的话,就又这样说道。

   ‘可我们要是训练不好,那周排长会不会收拾我们。’孙风就害怕这事,他就又这样说道。

   ‘当然会了,周排长一向是一个非常严厉的人,他要是看我们的军事素质不怎么样,肯定要收拾我们的。’李亚伟听了大家的话,就也这样说道。

   也就在大家还在议论周排长的时候。周军已经从外面进来了。

   当他进来后,大家就又不再说话了。

   周军来到大家面前,他面带微笑说道,‘同志们,刚才连长给我安排了一个新任务,要我临时担任你们一个星期的班长。要给你们几个进行一下集训,然后参加一个星期后举行的全师的新兵军事大比武。

   我听了这个事情后,就是非常的高兴。说实在的,我已经好几年没有亲自带新兵了。这一次,有这样的机会,我也是非常的高兴。

   一个星期是非常短的时间,我想,我们很快就会把它熬过去的。只要我们在这一个星期的时间内,好好训练的话,我们就可能在这一次全师的新兵比武中取得好成绩。

   你们都最全师最优秀的新兵,我希望你们不要辜负了‘侦察连新兵’这个称呼。

   什么是‘侦察连新兵’。那就是全师最优秀的新兵。不管是参加什么样的军事比武,都要比赛出好成绩才行。

   我想,关于我周军的事情,你们可能也听说了。我有一个绰号叫‘野牛’。这个绰号虽然不怎么好听,可是它代表了我的性格和脾气。

   你们几个有幸能成为我手下的新兵,那你们就可以亲自感受一下,我这个绰号的威力。

   不过,你们也不用害怕。我也是一个很随和的人。什么是牛,我想大家也是知道的。牛的脾气虽然有些古怪。可它在一般情况下,还是比较温和的。毕竟,牛是吃草的动物,怎么着也不会象食肉动物那么的凶残。

   不过,你们也不要以为这样,就可以随意的欺负牛。要是这样想的话,就又错了。虽然牛是吃草的,可牛不是马。马是可以让人骑的。可是牛却不这样。牛是不能让人骑的。

   虽然牛也是一种任劳任怨的象征,可牛不马就是不一样。牛虽然比较老实,但也是有脾气的。不象马总是那么的温顺。虽然也有烈马这一说。可是一但马被驯服后,就会一直被人骑在身下,不会做出反抗的动作。

   可是牛就不一样,牛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让人把它骑在身下的。就算是牛会去耕地拉车,可牛就是不愿意成为人类骑在身下的‘马’。

   在非洲大草原上生存的水牛,不但不会让人骑在身下,相反还是非常的厉害,就算是非洲之王的狮子,也经常会败在水牛的尖角之下。牛不是那么好欺负的,他们是有脾气的,也是有力气的。想要欺负它们,你得掂量一下自己的本事。

   这说明,牛是牛,马是马。牛不是马,马也不是牛。正所谓风马牛不相及就是这个道理。

   我说了这么多,我只想说明一个问题。你们以后成为我的兵,就要听我的话,不要以为牛是好欺负的,就不把我放在眼里。但也不要认为我有牛脾气就又害怕我。

   我是一头牛,一头任劳任怨的牛,也是一头强壮有力的牛。我会把你们都训练成一个个小牛犊一样的新兵。让你们‘初生牛犊不怕虎’。只有这样,你们才能在这一次全师的新兵军事比武中取得好成绩。

   好了,我就说这么多了。下面,你们跟我一起来,我们先到我们的新宿舍看看。’

   周军说完,就又带着大家走出了会议室,然后来到了位于楼下的一个宿舍之中。这一个宿舍,其实也就是郑力宏他们之前在新兵排的宿舍。现在就成了他们的新宿舍了。

   这个宿舍本来就是给新兵们准备的。平时也没有什么用。当新兵们分到连队后,就又闲置了起来。

   现在这个宿舍里面,只有几张空着的上下铺。上面只有床板和一张棕垫。要是住人的话,只用把自己的背包和行礼拿过来就行了。

   周军带领大家进了这个宿舍后,就又看着大家说,‘你们先把自己的背包和行礼拿过来。然后,先把内务整理好。速度要快。我给你们十分钟的时间,你们要把各自背包和行礼拿过来,再把自己的内务整理好。’

   大家听了周军的话,就赶紧跑着下楼去到自己的老兵宿舍拿自己的背包和行礼了。好在这些东西,他们之前就准备好了。现在只要拿起来,上楼到这个新宿舍就可以了。

   于是,郑力宏他们就带着自己的背包和行礼,又来到了新宿舍了。到了宿舍后,周军又随便给他们安排了一下床铺,就让他们开始整理内务了。

   周军就坐在一边看着手中的秒表。看他们多长时间,能够把自己的内务整理好。

   这一次新兵军事比武,不但要进行军事方面的比武。还有内务方面的‘比武’。就要看新兵的内务水平怎么样。虽然这个‘比武’不是太重要。可毕竟也是新兵比武的一部分。大家当然也要重视了。

   大家听了周军的话,马上就开始行动起来。只有十分钟的时间,想要整理好自己的内务也不是容易的。

   不过,既然班长这样说了,那大家就只好是赶紧打开背包开始整理内务了。

   十分钟的时间,一晃就过去了。大家都把被子给叠好了。只是大家整理出来的内务可实在是不怎么样。毕竟,时间太短。大家的水平又不怎么样。

   这样的话,那大家整理出来的内务自然也就不怎么样了。他们几个人,也就是人家李亚伟的内务还算是可以。其他人的可都不怎么样。

   不过,李亚伟的内务也就是比郑力宏和孙风还有赵虎的稍微强一些。要是跟人家伍京的内务相比的话,那可就又不怎么样了。

   ‘好了,时间到了,我要开始检查内务了。’周军拿着秒表,当他看到时间到的时候,就要开始检查内务了。

   本来大家还在整理自己的内务。可是听了班长的话,就都停了下来,不敢再整理自己的内务了。

   周军现在就站起来,来到大家的床铺前,他开始一个个地检查大家的内务了。他看了看大家的内务,感觉也就是人家李亚伟的内务稍微好一些。其他几个人的内务都是不怎么样。

   于是,周军检查完了大家的内务后,就开始讲评了。

   ‘我刚才看了大家的内务。你们的内务水平可实在是不怎么样。之前,我是你们新兵排的排长,我要管着两个班的新兵,也就不怎么注意你们几个人内务。

   现在我是专门来管理你们几个新兵。你们的内务水平,我可就是仔细看了一下。你们的内务水平,实在是不怎么样,完全不是我想象的。你们可都是侦察连的新兵,可你们的内务水平,真的是太差劲了。

   你看看你们的被子,那上面有多少的皱褶,也就是李亚伟的内务质量稍微好一些。你们几个的内务质量实在是差强人意呀!

   我想,你们当新兵时,你们一班的伍京同志的内务怎么样,你们也是知道的。他可是你们一个班的。可人家的内务多好,可以说是我们全连的内务标兵。

   可你们的内务呢!你们的内务怎么就这么差劲呢!你们平时就没有向人家学习吗!怎么就不能把自己的内务整理好吗!’

   周军看着大家,就开始批评大家了。毕竟,郑力宏他们的内务水平真的是不怎么样,远不是周军想象的样了。

   ‘排长,我们这被子是新兵的被子,真的是不好整呀!’郑力宏这家伙听了周军的话,禁不住就又解释了一下。他就是这个性格,总是喜欢找一些自己干不好工作的原因。

   周军听了郑力宏的话,首先就看着郑力宏批评道,‘郑力宏,你刚才叫我什么。你为什么要叫我排长。我不是说了,我现在是你们的班长吗!你连这个都记不住,你还能记住什么。到时候,我给你们讲解训练动作要领时,你又能记住多少。’

   郑力宏听了周军的话,就赶紧说道,‘排长,不好意思,我习惯了。从现在开始,我要叫你班长。’

   ‘行了,不跟你啰嗦了,你刚才说什么。你说你的被子是新兵的被子不好整是不是。’周军又看着郑力宏说道。

   ‘是呀!我们新兵的被子比较硬,不象老兵的被子比较软和。我们的被子太硬,在叠起来的时候,就是不容易整得光滑。而你们老兵的被子就不一样,由于比较软和,这整理起来也就比较容易,也就容易整得比较光滑。’郑力宏听了周军的话,就又说了自己的看法。他就是不愿意说自己的技术不怎么样,总是找一些客观的理由。

   周军听了郑力宏的话,就冷笑一声说,‘呵呵!好,你说的真好,你这是在找一些客观原因吗!那好,你来整理我的被子,我的被子可是真正的老兵被子,我已经盖了七八年了。要按照你说的原因,我的被子那应该是非常好整理了。你现在就整理一下我的被子,我看你能给我整理成什么样子。’

   周军说完,走过去就把自己的被子打开,然后又拈起来,抖了几下。之后,就又平铺在了床铺之上。

   郑力宏也只是随便找了一些客观原因。他还以为周军不会说他什么,顶多也就是让他继续把自己的被子整理好就是了。

   可是现在人家周军竟然要他整理人家的被子。这下可谦虚郑力宏有些傻眼了。毕竟,他刚才说的客观原因,只是他自己那么想的。根本就没有什么道理。

   ‘这这我我’

   郑力宏一看人家周军来给他动真格的,他可就有些不知所措了。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竟然是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来了。只是看着周军,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

  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