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索结果
大家都看
回收废土 临寒渊者 | 幻想言情 可回收垃圾-易拉罐-铝合金,回收可获得材料:铝:22克,铁:4克,碳:3克。为了响应国家号召,赵乾开发了一款垃圾分类回收管理系统,却在完工的时候,意外穿越到“后”废土世界。而一同穿越的,还有他开发的系统,由此赵乾走上了一条“回收”“垃圾”之路。【为了避免再有人误解,我就直接在这里解释清楚】1、本书发在“玄幻”分区,其内容自然是玄幻相关的,会有其他元素,但不会作为主要内容。【不是科幻,也不是废土、末世或者辐射相关题材】2、本书主旨是“回收”废土,意思是将难以直接利用的“废土”进行改造重建。重点在“回收”垃圾并利用,而不是“捡”垃圾。而“回收”的对象也不只是垃圾,还包括“人”、“资源”以及“废土本身”。剧情设计为“打怪升级”混合“种田争霸”,不是“捡垃圾”或“末日求生”。3、本书虽然有“系统”,但是个纯粹的工具,作为主角的金手指存在,不会有过多的戏份。
我的声望能加点 意星晨 | 奇幻玄幻 声望加点属性,强者由此诞生!(这是一个人族式微的世界)
重生后四个哥哥都团宠我 风月作笔 | 耽美百合 【正文完,下本开《造反成功后我有了四个爹》求预收~】 #四个天凉王破哥哥都重生了##都后悔莫及没有把我宠上天# * 何月心是豪门流落在外的女儿。 被接回家时,家里已经有了一个养了17年的女儿何月瑶。 所有人都说她不如何月瑶高贵,不如何月瑶优雅。 就连她的四个哥哥,都只疼爱何月瑶。 后来,金融危机席卷全球,何氏破产,几个哥哥被赶出豪宅,身无分文。 是何月心把他们接回了家,手把手教他们如何生活,如何站起来,如何东山再起…… 一眨眼她重生了,回到刚被接回豪门的时候, 这次她佛了,打算换个活法,不再管任何人, 可是四个哥哥看她的眼神却不对劲了起来…… * 因为何月心节俭惯了,不愿意穿天价衣服,收贵重礼物。 几个哥哥只好隐瞒她,比如,告诉她送她那价值几千万的珠宝是仿冒的,大牌高定是打折山寨货…… 何月心:我身上的衣服只要一两百,手链也是路边摊买的。 围观群众:你装哔!气死我了! 何月心:??我说的是真的呀。 *轻松小白文,苏苏苏爽爽爽,体验人生easy模式~ *求别扒逻辑,苏爽就完事了。文名有语病我知道,但这样顺口。 >>>>坑品好又勤劳的基友的文,搜索文名或作者名即可~ 《满级小号在末日[无限]》by缜白:偷走神的心脏 ↓↓↓↓↓↓ 新坑求预收~ 《造反成功后我有了四个爹》 * 乔弯弯穿书了,穿成了宫斗中被狸猫换太子的那个“太子”…… 被嬷嬷偷龙转凤养到三岁后,终于兜不住了, 把她放进篮子里,顺着河流流走,听天由命…… 刚要悼念她这还没开始就已结束的穿书人生,就被一伙山贼提溜着衣领从篮子里捞了起来。 为了避免刚穿过来就被山贼咔嚓的结局, 她用肉乎乎的小爪子死死拽住他们的裤腿,哭得声嘶力竭……粑粑!! 山贼们:……? 顺利抱上大腿后,她成了黑风寨里最无法无天的奶娃娃! 谁知十三年后,这伙山贼,起义了,造反了……还成功了!? 他们都回来接她了! 那个俊美无铸身穿龙袍的,是她大爹爹! 那个智计无双搅弄风云的,是她二爹爹, 那个天生神力的肌肉型男,是她三爹爹! 那个富可敌国家财万贯的,是她四爹爹! 而他们,全都把她,宠!上!天!
她那么甜,他那么野 木染秋 | 耽美百合 *下一本《全世界最好的你[娱乐圈]》求预收~ 喜欢就像雷阵雨,来的又急又快。 可雨停了, 我依然喜欢你。 ——《小星星的秘密森林》 诚德高中新来个转校生,人美,声甜,一双笑眼,据说还是地产龙头宁氏集团唯一的继承人。 大家都不明白为什么亲切可人的小公主会跟那个打架旷课、一身野性、还曾被目睹在校门口跟人“火拼”的留级生走的那么近! 后来,严烈将人堵在阴暗废弃的破庙,眼里翻滚着滔天的情绪,声音沙哑低沉—— “晚晚,不要忘了我……” ** 宁星晚第一次见到严烈的时候,他在……搬砖…… 在满是钢筋、混凝土的工地,光着肩膀,像一匹孤狼。 后来,这匹孤狼压着她亲的时候,她最喜欢。 【小剧场】 宁星晚看着网上无数粉丝刷的“好man”、“帅爆”、“想睡”的舔屏留言时, 忍不住的回道:如果你们知道这个月入百万、身高腿长的超级男神, 以前只是个数学考18分的校霸,还会想睡吗? 严烈从背后将人抱住,声音轻懒低沉:“晚晚乖,我是你一个人的。” 可盐可甜小仙女影后VS忠犬体质大野狼超模 前期校园,后期娱乐圈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【已完结文】:《时光里的甜糖》散漫不羁真大佬X自卑敏感软萌少女 《浅草没马蹄》醋王高岭之花VS窝里横纸老虎——又名回到高中早恋 《难负情深》破镜重圆,双暗恋 【隔壁预收文】:《一个人的世界,后来有了你》 文案一 刚认识那会儿,顾少爷自恋又毒舌,常常微扬着桃花眼,带着几分了然于胸的笑:“哪儿都能遇到你,怎么,跟踪暗念我?” 桑言忍无可忍,觉得这位人见人爱、车见车满载的金主爸爸缺少社会主义的毒打。 “我又不瞎。”小鹌鹑逼急了也会咬人。 后来,桑言鼓起勇气敲开了对面的门,“盲人摸象”般的伸出手从他的挑花眼尾勾勒到偏薄的唇,“顾燕庭,我瞎了。” 顾小少爷薄唇微掀,将她葱段儿似的指尖咬进嘴里,散漫不羁的笑—— “那我是不是终于可以搬到对面去了?” “……?” 您是不是稍微有点得寸进尺? 【小剧场】 顾燕庭就没见过桑言这么缩在自己壳里的人。 什么都自己来, 让她求个人帮忙,能要她的命。 后来无数次,她在耳边说着“求你”。 每一个字,都几乎要了他的命…… 坚硬的椰子只要撬开了一条缝,里面的水儿能甜到心上。 -醋王作精自恋狂霸总VS社恐死宅小透明作者 1V1,双C -预收够了或者存稿够了就开,各位老板仙女点个收藏吧~ -微博@木染秋 (2019.11.11)
游戏场供应商 被遗忘的仙皇 | 同人衍生 一个惨到不能再惨的人得到了一款可以跟任何人做交易的系统,从此开启了供应商的日子,卖吕布的方天画戟,给嫦娥买洗面奶,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我买不到的。